生物多样性不是知识,而是智慧

专家系统


 
近年来,生物多样性的概念逐渐为人们所熟知,特别在今年,学者、媒体和环保人士都在积极传播生物多样性的相关知识,致力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事业。然而,如果我们没有看得更深更远,学习生物多样性的知识仅仅是空谈,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事业永远停留于表面。
七代志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不是从学习生物多样性知识开始的,而是从读懂生物多样性智慧开始的。它不是知识,而是解读世界的智慧。这种智慧包括四层递进的含义:
第一层,联系,自身命运。
生物多样性是联系,是生物与生物、物种与物种、生物与环境等等的全部联系,这种联系体现的是我们的自身命运与周遭的一切环境都息息相关,休戚与共。
第二层,全局,地球环境。
生物多样性是全局,是全部物种、生物、生态系统,全局观跳脱出以人类命运为中心的视角,将整个地球环境作为思考对象。
第三层,平衡,和谐共生。
生物多样性是平衡,是物种之间、生物与环境之间多样平衡、和谐共生的关系,平衡启示的是人类不同群体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应当维系的关系。
第四层,未来,人类文明。
生物多样性是未来,是我们在做了以上思考后对未来的感知,这即是人类文明所在。文明是人类的终极追求,是智慧的最终体现。
 
生物多样性课程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启迪智慧。

学习生物多样性知识、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真正意义?
 
生物多样性,即使在2010国际生物多样性年,对大众而言也仍然是个生疏的词汇。虽然从字面上,我们能大致了解到生物多样性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自然界里丰富的物种;虽然我们懵懵懂懂地知道地球上如果没有了各种各样的生物和生态环境,是件无比糟糕的事,但是,
Ø  我们是否曾经真正怀疑过,物种真的会消失殆尽?
Ø  我们是否曾经真正思考过,生物多样性和我们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Ø  我们是否真正意识到,我们正在严重地破坏生物多样性?
 
估计很多人会这样回答:
Ø  没有,我不认为物种真的会消失殆尽,至少在我有生之时;即便那一天真的到来,那也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大家都一样,也就无所谓了,不然,我一个人想做什么又能怎么样?
 
Ø  没有,我不觉得生物多样性和我有什么关联,虽然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是借助仿生学发明的,但是没有这些东西,我们也不会怎么样,了不起就是生活中少了一些东西而已;
我们周围的动物植物都活得好好的,那些离我们十万八千里的生物反而灭绝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地球上的物种灭绝真像科学家说的那么严重,为什么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活得好好的?
或者还有人会回答:我自己都顾不过来了,还要我去管什么生物多样性!
 
Ø  没有,我每天都在过着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老百姓生活,我又没吃什么山珍野味、倒卖珍稀物种,也没砍伐森林,更没干什么违法犯罪的坏事,怎么可能在破坏生物多样性,还是严重地破坏?
 
物种在迅速地消失!
全球大约20%的脊椎动物被归为“受到灭绝威胁的物种”之列,包括25%的哺乳动物、13%的鸟类、22%的爬行动物以及41%的两栖动物。
大约33%的软骨鱼(诸如鲨鱼、鳐鱼、灰鳐等)和15%的硬骨鱼濒临灭绝。每年平均有52种哺乳动物、鸟类和两栖类朝灭绝上移一个等级。(2010年10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
 
一份依据40多个国际监测系统数据汇总编纂而成的报告说,自2002年以来,物种每年消亡的速度并未得到改善。自1970年以来,全球野生动物数量已减少31%,活珊瑚减少38%,各种红树科植物和海草减少19%。濒危物种数量正快速增加,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去年11月发表的另一篇报告说,21%的已知哺乳动物、30%的两栖动物、12%的鸟类和70%的植物都面临消失威胁。现在物种消失速度是自然死亡率的1000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下属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0年5月公布的研究报告)
 
一些可爱的动物如熊猫、老虎、大象、鲸鱼和鸟类的数量正在下降,这引起世界对这些物种危机的关注,物种已经以50倍于自然灭绝的速度消失,发生引人注目的上升,根据这个趋势,估计有34000种植物、5200种动物,其中包括1/8的鸟类面临绝种。
森林是许多陆地生物多样性的大本营,但在上个世纪,约45%的原始森林已经消失。尽管某些森林得到了更新,但世界的森林总数仍在快速减少,尤其是在热带地区。珊瑚礁是包含最丰富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10%的珊瑚礁已经被毁坏,而且1/3的幸存者将在未来的10到20年间面临崩溃。海岸的红树林是无数物种生死攸关的生命摇篮,现在已经变得脆弱并有一半已经消失。(来源:http://biodiv.coi.gov.cn/jj/jj02.htm)

生物多样性跟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
上述类似的数据我们经常看到,可是这么多植物、动物,有的我们连见都没见过,他们的消失和灭绝,怎么可能跟我(们)有关系?是他们自己适应不了地球。就算跟我有关系,那也只是优胜劣汰的结果,它是被自然环境给淘汰了的。
我们在这样回答的时候,其实忽略了一个关键:生物多样性不是单指生物。
如果单指某种生物,的确,很多的生物我们连见都没见过,它不是我们的食物、服装原料、或者任何日常用品,不光我们,甚至全人类也不一定见过它们,它们生活在和我们看似“毫不相干”的环境里。
现在,有很多说明“生物多样性与我们之间关联”的解释,比如:生物相对于人类的直接使用价值、间接使用价值和潜在使用价值。然而这种解释方法有很大的局限性,它更看重的是“使用价值”,一些尚未被人类认识的生物对于人类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很难借由“潜使用价值”这六个字来说服人们,因而它们的意义就很容易被忽略甚至漠视。
然而,生物多样性关注的并非某一个物种,更不是它能否被人们所利用,而是很多个物种存活的状态,它更关注的意义是多个物种的存活与否对于人类的意义,而这个意义远比多个物种能被人类利用的意义要重要得多,也更隐晦。
换个例子来说,空气。空气的存在与否空气是否被人们利用(e.g.自行车打气),这二者之间的意义,很显然前者重要得多。要得出“空气的存在与否对人有着重要意义”这个结论,最重要的是需要找到空气与人之间的联系。
对于生物多样性而言也是如此,我们也需要认识到它与人之间的关联。
 
今天呈现在地球上的生物,是经过了数千万年的进化发展而成的,它们的多样性正是早期物种为了适应不同地域、不同气候产生各种各样生理变化的结果。在变化的过程中,物种、种群构成了完整的生态链,不同物种之间互相提供生存所需,实现需求互换。
为了维持生态平衡,食肉动物以食草动物为食,控制食草动物的数量,而食草动物的多少反过来也控制食肉动物的数量,以此实现这两类动物在自然界的平衡。食草动物多种多样,各自选择自己喜爱的植物,从而控制草原植物的过量生长,而草原植物所能提供的食料多少又决定了食草动物的数量。鼠类在草原以草原植物的根颈和种子为食,对草原存在是一种危胁,但蛇类和猫头鹰的存在,又使它不能泛滥。人类在经营农作物和林木时往往为病虫害发生降低经营效益而烦恼,但食虫鸟类和不同植物的分泌物及各种菌类又会把这种现象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使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同时存在。
相对而言,生物间所谓遏制也可说是相依。蚂蚁对蚜虫的细心关照,是因为它嗜好蚂蚁的分泌物;瓢虫关注蚜虫的多少那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兰草选择栎林隙地作为自己的生存之地,是因为它需要那里的林地腐殖质和气候环境;大天鹅选择三门峡黄河湿地越冬,是因为那里视野开阔,便于起飞降落有安全感,饵料丰富水深不误觅食,食物营养充足能使体魄键壮,不误回迁繁育后代。就象我们人类提出“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一样,它们也是以自已的生命繁延为目的选择自己的栖息地。(生物多样性 环境与人的关系 媒体:湿地中国  作者:老黑)
人,也是完整生物链中的一部分。人吸入氧气,食用粮食、果蔬、鱼肉,同时呼出二氧化碳,排泄粪便以便其它生物存活;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人逐渐成为了地球上最强大的物种。
然而,自然界中,一个物种过于强大,往往会导致生态链的失衡。所以,大自然有足够的“智慧”制约各个物种,要么有限制其无限扩张的天敌存在,要么让其带有某种发展的先天不足。
而现在,人们凭借自身的“智慧”,制造出各种工具改造自然,表面上看来自然是被战胜了,然而实际上,地球已经遭受了难以修复的重创。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以自身为对象的思想,是亘古不灭的”。长久以来,人们只以自身为焦点,思考哪些物品能为我所用,思考我能如何改造世界,……
丰富的思考能力成就了人们今日地球霸主的地位,却让我们忽略了“人”作为地球的一分子,与其它生物乃至万物之间的关联。
思考这种关联,需要人们运用更广博的心胸和更高超的智慧。
1756年,俄国化学家罗蒙诺索夫提出质量守恒定律;20世纪,爱因斯坦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质能守恒定律。这些知识告诉我们,地球上一个物品的增加意味着其它物品的必然减少,这是二者之间非常简单的关联关系。
人类规模正在地球上迅速地扩大,我们平日所需也在随着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迅速增长,我们对地球资源的消耗越来越大,那么到底什么在减少呢?
自然界里任何不被人为保护的所有东西,它们都在迅速地减少乃至消失。
什么是人为保护?举例而言,我们每日食用的大米,因为我们要使用它,所以我们把土地改造得适合水稻甚至高产稻的生长,我们为它们施化肥、打除草剂、杀虫农药,在自然环境中,我们保护了它们的生存权利,却扼杀了杂草、虫子以及一些微生物的生存权利。如果某一天,这些水稻不得不靠自己在环境中争取生存权利,面临优胜劣汰,它们将死得惨不忍睹——因为它们今日虽然侥幸生存,却被人溺爱得丧失了自我进化的能力;到那一天,人们不得不面临大自然的自我恢复,不得不面临这些脆弱的粮食全面毁灭,不得不面临我们溺爱某些物种的残酷结果。
人为什么会如此溺爱这些物种?因为人对自己的爱惜。
爱惜自己为何最终会造成对自己的伤害?因为我们缺乏全局的思维。

我们正在严重地破坏生物多样性
人的智慧,常常被眼睛所看到的东西所蒙蔽。我们会去保护我们的粮食、鱼肉,可见我们不是不知道人和生物间的关联,而是不知道我们和那些眼所不及的生物乃至万物间的关联。
全球变暖,虽然是个世纪难题,但对人类而言也许是开拓人类新思维、成就更高智慧的时机。我们由此意识到了更广泛的“关联”,“全局”范围内看关联——我们每日的起居饮食关联着远在北极的冰川消融、南美洲的雨林减少、太平洋的海面上升……
和倡导低碳生活的NGO一样,现在也有很多保护生物多样性的NGO,在积极地做着各个层面的工作,他们向大众传达生物多样性对于人类而言的重要意义,因为这些机构中的领导人通常是资深的生物学家,生物多样性与人的关联是他们最为熟知的真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