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责任大众化

专家系统

 
我们为什么要做社会责任大众化?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即CSR)这个概念,在过去的几年里蓬勃发展,特别在2006年深交所发布《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2008年国资委1号文件发布后,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各种围绕CSR问题的项目组在民间及官方陆续成立;数以百计的机构为国有大型企业、外资企业和跨国公司出谋献策;CSR相关的论坛、咨询、培训也越来越丰富。
        然而,很多中小企业对CSR概念仍然处于雾里看花的状态;社会民众更是甚少接触CSR概念;以至于CSR这个以利益相关方(stakeholder)为核心理念的概念仅仅在极小范围内唱着独角戏。而那些履行CSR的大型企业更多时候只能将CSR作为形象工程进行建设,而很难在较广范围内获得市场认可。
       这为更多的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带来了很大的阻力。因此我们希望在广大范围内,不仅是企业层面中,而是更多地在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普及社会责任的理念,从而对企业履行自身的社会责任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从而实现整个社会的良性循环。

什么是社会责任大众化(Popularization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社会责任大众化是一个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法:大众将社会、环境、生态和文化等多种因素视为与自身紧密结合的利益相关方;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广泛地关注并主动承担责任帮助它们实现可持续发展,从而实现人类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社会责任大众化也是一个渐进的动态过程:是一群人带动其他人改变以往的观念,重新认识自身与社会、环境、生态、文化等因素的关系,在更广的视野基础上树立崭新的人生观,从而改变自身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行为的动态过程。

社会责任大众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1.     促进人类在经济社会结构中的扁平化。
         我们将社会分布想象成竖直的形态,从上至下分别为富裕阶层、普通大众和弱势群体。上下两部分都相对较小,而普通大众的数量则相对较大。
 
 
        目前在中国,很多“社会改良”是借助基金会、NGO的力量将处于上部的富裕阶层中热心公益的一部分人的资金通过慈善等形式进行二次分配向底部的弱势群体提供援助,如左图。
在这种模式中,由于经济活动被视为社会运行的最主要方面,属于精神层面的履行社会责任活动往往不被重视,人们履行社会责任的活动不能常态化、生活化,只是偶发性地以慈善、公益形式进行。这些行为的结果,
        从经济上看:少数富裕人群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的行为,不足以根本改善社会成员的贫富差距。
        从感情上看:轻则是,弱势群体怀疑投身慈善事业的富裕人群的动机,打击了后者履行社会责任的热情;重则是,弱势群体仇恨富裕人群,认为他们为富不仁,形成二者之间的对立。
        从理念形成和传播上看:富裕人群如果把履行社会责任与日常生活分离开来,很容易在谋求经济利益的时候忽视、侵占甚至剥夺他人利益(如夸耀奢侈浪费、贪污腐败),在奠定社会地位的时候又借助钱财的力量购买名誉、地位和个人形象。
        一方面,自身所在的人群不能获得积极正面的形象,社会认同度低;
        另一方面,他们的行为为普通大众和弱势群体形成了负面示范,造成后者为了追逐优势人群的理念与方式而放弃了健康的财富观;所以,即便普通大众和弱势群体后来成功致富,也不能为整个社会带来具有生命力的、可持续的财富观,只会让其他人发现同流合污的人又多了一群。
        从社会关系看:功利式的行为,难免会有人为了获取利益侵害他人的既得权益,社会关系只会日趋紧张。
而社会责任大众化的过程(如中图)则是把关注利益相关方这种负责任的思维模式融入到每个人日常生活中、融入到社会所有群体中(甚至不仅仅是“人”这个群体),每一个人都更注重除经济满足以外的各种满足(包括精神的、生态的等等),更有社会责任感,更愿意承担自身的社会责任。富裕的人出于博爱的精神为社会付出,普通大众和弱势群体也更信任他们。大家都更意识到自己负责任的行为最终其实是对自身利益的实现、自我价值的附加。
         右图则是社会责任大众化的理想目标。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从经济结构来看人类社会时,整个社会是趋于扁平的。在这样的社会里,人群的主要差异不是由经济状况主导的,而是由于丰富多样的文化生活导致的差异。人们所追求和所享受的是“多样性”,而不是“优势”。

         2.     促进人类精神生活的丰富。
经济社会的优劣分层容易造成人们只注重对物质财富的占有和挥霍,追求物质生活的每一个选择所造成的结果最终将不断累加,如果整个过程缺乏甚至缺失了社会责任感,即使我们能获得烜赫身家,精神生活的匮乏也终将让我们深陷痛苦和孤寂。
        社会责任大众化,是将社会各界的问题(如:文化、教育、贫困、能源、环境、生物多样性、气候、民主、社会公平、员工权益等等)引入普通民众的视野,当我们的眼界更开阔、心胸更开阔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和制造除了物质财富以外更丰富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内心才得以更大的饱足。

        3.     促进人类在生态圈中的可持续发展。
        以往谈到“发展”,更多的时候我们会想到经济实力的增强、实体规模的扩大;后来,我们意识到了除此之外的个人价值的实现、精神文明的建设。然而,这些都还只是停留在以“人”为主要对象的基础上进行思考。迄今为止,能把我们每个人的发展与自然生态紧紧结合在一起考虑的思潮还没有正式形成,至少没有在广大范围的民众中形成。
        在洋洋得意地昭告天下“人是地球的主宰”这种自负的思想之下,我们掌握着各种物种的生杀大权,我们用各种炫目的高新科技改变地球原本的面貌。生态,被我们作为一种在教科书上至关重要、在现实中却忽略不计的姿态展现给世人。直至今日,越来越多的天灾虽然能让人们开始警醒,但我们究竟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社会责任大众化所肩负的责任正是借助前瞻性、可互动并且能真正实现价值的活动方式,让人们领悟到:即便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简单的履行社会责任的行为,就可以为整个生态圈带来积极影响,同时为自身带来发展机会和益处;我们能在与大自然的友善交流中,获取履行社会责任的真正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