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在迅速消失,但研究者们还在“怎样评估有多糟”上挣扎

数据库

 

  地球生命现状的报告

 

  物种在迅速消失,但研究者们还在“怎样评估有多糟”上挣扎

 

  物种正在消失——不过研究者们也正在努力弄清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在过去35亿年中曾经活跃于地球上的所有物种中,95%以上已经消失了。其中很多是消失于名为“大灭绝”的巨变之中,这已经是学术界的共识。然而,对于现在有多少物种存在,以及它们将以多快的速度消失的问题,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对现存动物,植物和真菌物种总数的估计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游移:从不足2百万到超过5000万。这个数字如此不精确的问题在于,迄今为止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被研究过的部分只是冰山一角,大多数未知类群的栖息地范围很狭窄,而且生境还往往正在遭受破坏。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今年11月公布的最新版本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报告中强调了这一不确定性。该报告评估了超过76000个物种,比前一版有了大幅增加,但这也仅占科学上有记录的170万个物种的4%。对于那些缺乏足够了解的类群,比如说鱼类、爬行动物和昆虫,要提供可靠的威胁评估是不可能的。

 

  出于对这些讯息的警惕,Nature收集了现阶段最可靠的数据,制作了地球生物濒危现状的图像报告(见“受到威胁的生命”)。在所有能被评估的类群中,两栖动物是处境最危险的:41%面临灭绝的威胁,部分原因是由壶菌引起的毁灭性的流行病。大部分哺乳动物和鸟类面临的重大威胁来自栖息地的丧失和退化,以及诸如狩猎这样的人类活动。

 

 

 

  展望未来,景象更加扑朔迷离。气候变化的速度和模式难以预测,而它造成的影响可能会通过未知的方式加速灭绝。“预测未来的灭绝率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Henrique Pereira,一位供职于莱比锡的德国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生态学家如是说。

 

  有一种简化的预测方法是假设灭绝的速度保持恒定。据估计,目前每年有0.01%到0.7%的物种灭绝。以这个速率,每年有成千上万的物种消失。

 

  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大灭绝可能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内发生——75%的物种消失。

 

 

  保护政策能够减缓物种灭绝,但目前的趋势并不能让我们放心。虽然各国不断扩大用于保护的土地和海洋的面积,但大多数生物多样性调查表明,物种受到的威胁还在增加。来自英国剑桥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的Derek Tittensor说:“总的来说,生物多样性状况正在恶化,在许多情况下,这种恶化是显著的”。

 

  尽管有如此之多的不确定性,研究人员依然认为,必须更多地致力于评估当前和未来生物多样性的风险。其中一种尝试是开发综合性的计算机模型,以预测人类的活动将怎样改变生态系统。这样的通用生态系统模型(General Ecosystem Models, GEM)正处于起步阶段:今年早些时候,Tittensor和他的同事公布了他们的模型的初步结果。这是第一个试图模拟地球上所有主要的生态相互作用的全球模型,其原理类似于气候模型模拟大气和海洋的变化(M. B. J. Harfoot et al. PLoS Biol. 12, e1001841; 2014)。构建这个GEM模型花费了3年时间,部分是因为模型试图描述所有的生命体,从生物量10微克(约浮游生物的重量)到150000千克(约一只蓝鲸的重量)。“这个模型还需要进一步的开发和测试,理想情况下,以后还会出现更多这类模型。”Tittensor说,“一旦我们能在计算机上很好地模拟生命的各种状态,这些模型就真有能力发现我们用其他方法都不可能检测到的问题。”

 

  我们已经知道现在有数以千计的物种受到威胁,但濒临灭绝物种的真实数量可能多得多。据估计,每年可能有500-36000个物种消失。最好的数据来源于充分研究的类群——哺乳动物,鸟类和两栖动物。对于其他群体,如昆虫和鱼,我们知道的要少得多。

 

  迈向大灭绝

 

  大灭绝——丢失75%的现存物种——在地球的历史上已经发生过5次。如果有500万的动物物种,它们以每年0.72%的速度消失(按上限估计),第六次大灭绝可能在2200年发生。如果按照下限估算,大灭绝在几千年内都不会发生。

 

  地球上到底有多少个物种?

 

  对动物、真菌和植物物种数量的估算变动范围很大,这种不确定性妨碍了解多少物种受到威胁、多少物种正在灭绝。

 

 

  主要威胁

 

  根据“地球生命力指数”(Living Planet Index),狩猎、捕捞和其他形式的开发利用是导致动物种群减少的主要原因;栖息地退化和丧失也是主要的威胁,随时间推移,气候变化的影响将越来越大。

 

 

  北京大学教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院资深科学家王昊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院科学家顾垒

 

  罗玫

 

  编译自《自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