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建部回应坚决叫停动物表演

媒体新闻

腾讯公益讯 (4月15日,北京)“动物园不是动物表演的传统场所,也不是法定场所。不管是从法律角度考虑还是从新文明的角度,政府部门不能含糊。我们协会在叫停动物表演的立场上也一直非常彻底”。 昨日,在中国动物园观察、它基金、七代志社会责任大众化三家机构主办的倡导北京成为“无动物表演城市”活动日上,中国动物园协会总工刘农林表示,“在动物园内进行动物表演不仅有动物虐待问题,还有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隐患,更违背了动物园向动物保护机构转型的改革方向。”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园林处孙晓春副处长则介绍,住建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相应措施已与国家园林城市复查工作相结合,凡被评为“园林城市”的地方,都需要一一巡查动物园是否还有动物表演,如动物园存在动物表演等问题,该地方的“园林城市”称号将被摘牌。此外,继2010年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叫停城市动物园及公园停止动物表演之后,住建部还将修订出台一项条例,将动物园禁止动物表演的条款纳入法规管理体系。

北京仍有5家动物表演经营单位

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人类学所所长方李莉表示,她于今年两会提交的《北京应成为“无动物表演城市”》提案,已经由人大转交了到北京园林管理部门。她说,我们应该建立尊重、互助、博爱的理念,善待自然、善待动物。中国休闲协会秘书长马惠娣在说:“如果你是一位母亲,千万不要带上孩子去看动物表演,不仅伤害母亲的心灵,下一代的心灵也被摧残了。”动物表演由于其残酷性早已引起社会关注。马戏、动物表演在本质上是违反动物天性的,野生动物被限制在窄小生存空间内,基本生存条件远远得不到满足,虐待动物换取一时之乐是错误的方式,对于引导青少年正确理解自然界中的动物没有任何帮助。……动物表演的这些负面因素一直为人诟病。七代志企业责任大众化负责人陶蓓认为:是否取缔动物表演关系着人的价值观、人心的健康,应当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

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目前有36个国家、389个城市,禁止或限制动物表演,玻利维亚、希腊、保加利亚、巴拿马、克罗地亚等国家禁止马戏团进行动物表演,而英国、美国、德国、法国等数十个国家上百个城市禁止有野生动物的马戏团。然而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动物表演却毫无遏制。

“根据我们的调查,北京还有鸟巢环球大马戏、北京海洋馆、太平洋海底世界、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北京野生动物园5处动物表演经营单位。其中,八达岭野生动物园、鸟巢大马戏、北京野生动物园至今仍在进行着高强度的危险表演,多种幼小猛兽被用来表演、与游客拍照。”在中国动物园观察小组志愿者王耀平的ppt上,一只幼熊被迫连续表演倒立行走一周(表演场一周约40米)、绕场翻跟头,跳障碍物等项目后,还在铁棒的威胁下转火把40余次,多次险些被烧,“这些动物表演有违人文精神,危害北京的文化形象,蚕食北京的和谐,”王耀平说。

中国动物园观察小组是由大学生志愿者组成的团队,由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莽萍教授在2003年发起,曾促成全国多家野生动物园于2005年联合签署不再用大型食草动物活体喂食猛兽承诺书。动物园动物的处境引起公众的关注。2010年国家林业局下达《关于对野生动物观赏展演单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进行清理整顿和监督检查的通知》,要求禁止虐待性动物表演。同年,住建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城市动物园及公园停止动物表演。之后,中国动物园观察小组对全国27个城市的24家城市动物园、11家野生动物园、9家海洋馆和1家马戏团进行了监督调查。

调查结果不容乐观,中国动物园观察项目组志愿者刘晓宇介绍,截止到2011年底,50%的城市动物园、91%的野生动物园、89%的海洋馆仍存在动物表演,同时,笼舍条件糟糕、训练手段残酷、强迫食物链中的天地动物同台演出、在毫无保险措施下强迫动物表演高危险性节目等问题,也普遍存在于各地动物园等动物表演经营单位。

在活动现场,中国动物园观察、它基金、七代志及社会各界人士联合发出倡议:将北京建设为无动物表演(马戏 )城市,妥善安置用于表演的动物,为全国城市起到表率作用。“北京应制定更严格的地方法规,把北京建设成无动物表演文明城市,全面遵守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住建部与林业局颁发的停止动物表演等虐待性项目的‘意见’和‘通知’,全面禁止动物表演和动物合影等项目,关闭动物表演馆,妥善安置表演动物。”

住建部:在动物园内海洋馆必须停止动物表演

“动物园将来要成为一个兼顾动物保护、公众教育,生物多样性保护和低碳经济的示范场所,不走这个方向就可以关门了。”中国动物园协会总工刘农林介绍,传统动物园是饲养动物,现代动物园是关爱动物,不仅要提供能够满足动物生活需求的空间,提供饲料,同时在喂养方法上也应适合动物的行为,关注动物的情感。“过去说动物没有情感,一切都是条件反射,但现在知道并不是这样,动物会学习,有社会交往,动物有情感,一旦动物园饲养不善,动物有的会得抑郁症。”

刘农林认为,马戏团在硬件设施、喂养方法、关注动物行为和情感这三个方面都不能提供保障,没有办法和动物园的转型方向互相包容,“所以禁止马戏团在动物园的表演是必须要做的。”

他同时表示,动物虐待仅仅是动物表演问题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在动物园开设动物表演所带来的公共卫生安全隐患,也会造成伤人事件。一个动物园饲养单位至少有兽医、医疗设施、长期保存适用于动物的药品、配备安全设施和器械,才能保障动物的医疗及动物空间范围内的环境卫生,时刻预防流行病的爆发,但动物园外包做动物表演经营的马戏团,通常都很难具备这些条件。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魏强教授也认为:“不同的野生动物混居在一起,各种病原都到了一起,一旦管理不善,极有可能爆发传染性疾病,这个是最危险的。”

刘农林说,“出于这些考虑,我们在这个文件上,用了非常坚决的‘禁止’,这是其他政府文件上是很少见的。措施也一定要严厉,不能留尾巴,不 分虐待不虐待,一律禁止在动物园内做动物表演。如果有的动物园反馈说时间不够来不及,我们可以给你时间,但是立场不能改变的。”实际调查表明,动物表演驯兽采用的饥饿、殴打和各种器械威胁动物等都是虐待性的。表演动物都被严重地限制活动范围、所受到的残酷训练都是违反动物天性的,是人强加给动物的,也因此,用于表演取乐的动物的平均寿命远远低于普通圈养动物。

对于中国动物园观察小组的大量监督和反馈工作,住建部园林处孙晓春副处长给予了积极肯定,认为这些大学生河志愿者的工作是公众协助管理部门所作的积极努力,对于执行禁止在动物园进行动物表演活动禁令很有帮助,是有益的社会监督。同时也介绍,即将出台的动物园管理条例在叫停动物表演的问题上将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对违反条例的主体单位明确进行处罚。

现场有记者提问,类似于北京动物园内的北京海洋馆存在的动物表演应不应该停止?中国动物园协会代表表示,在动物园内存在的海洋馆,原则上就不应该存在动物表演。七代志社会责任大众化陶蓓表示,与一般动物园不同的是,海洋馆的水生动物不归林业系统馆,而是农业系统,此外,动物表演的主管部门还包括文化部,也正是因为主管部门涉及众多,令叫停动物表演的推进工作进行缓慢。

面对这种涉及多主管部门的局面,刘农林明确回复:“只要是动物园经营范围内存在的动物表演,不管主管部门是谁,都是我们叫停的对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