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表演 违背生命自主权的“精彩”

媒体新闻

编者按

  2010年国家林业局下达《关于对野生动物观赏展演单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进行清理整顿和监督检查的通知》,要求禁止虐待性动物表演。同年,住建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园管理的意见》要求城市动物园及公园停止动物表演。今年7月2日,住建部发布了《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其中明确指出各动物园“严禁动物表演”。然而,各种疑问出现了,有人问,为什么不让动物表演,我们很多人都是从小看马戏长大的,看动物表演是童年记忆中精彩的一页……

  为什么要禁止动物表演?环保专家对此作出了解答。

  动物表演为什么应该禁止?其会对动物造成哪些伤害?为此,笔者连线某民间NGO机构企业责任大众化负责人陶蓓女士进行了相关访谈。

  当被问及动物表演为什么要叫停的时候,陶蓓女士告诉笔者,残酷的近似于虐待的训练方式,动物精彩表演背后被人忽视的伤害,动物表演与动物园的功能指向不相符合等,都是叫停动物表演的主要原因。

  残酷的训练

  陶蓓告诉笔者,动物表演前都要经过长期残酷的训练。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训练方式。通常,驯兽师利用鞭打、囚禁和饥饿等方式对动物进行胁迫训练。首先迫使动物服从,然后再进行具体的行为训练。

  像大象这种大型动物为什么会屈从于人类的意志?陶蓓解释,一只小象从几个月起就开始接受训练,驯兽师们不断地用象钩插入大象的敏感地方,并用绳索将其吊起,促使其在痛苦和恐惧下,作出倒立、单脚站立等高难度动作。如果动物不服从命令,则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鞭打、囚禁与饥饿惩罚,直到他们乖乖地任由驯兽师摆布。

  “不同于人的杂技表演,人更多是在知情情况下的自愿选择,而动物却丧失了生命的自主权,被迫进行违反天性的训练与表演。动物也是有知觉的,它们也会饿,也怕疼。然而这样残酷的训练对动物身心的伤害却常常被精彩的表演所掩盖。人们只顾着欣赏动物演出的‘精彩’,却不去了解动物背后的悲哀。”

  被忽视的伤害

  陶蓓表示,从动物的福利角度来说,动物有五种基本福利:生理福利,即无饥渴之忧虑;环境福利,也就是要让动物有适当的居所;卫生福利,主要是减少动物的伤病;行为福利,应保证动物表达天性的自由;心理福利,即减少动物恐惧和焦虑的心情。但是动物表演却严重侵害了动物的多项福利。

  在陶蓓看来,动物表演首先是建立在囚禁动物的基础上的,由此动物失去了自己的兽身自由,远离大自然而被囚禁于方寸大小的牢笼里,无法自由觅食寻偶,而要接受人工的喂养交配。这些不仅违反了动物的环境福利也违反了动物的行为福利。与此同时,动物还要接受残酷的训练,然后才能上演狼羊同笼、猴骑单车、黑熊吊环、大象倒立、狼狗火圈等高难度的违反天性的活动。驯兽师在动物训练过程中用或打或饿的训练方式实际上也伤害了动物的生理福利、卫生福利以及心理福利。由于动物表演广受追捧,很多表演的动物有时一天内要表演十来次。动物们疲劳不堪却还要忍受驯兽师的恫吓与威胁,只能继续坚持。很多动物早早殒命。

  “生命是平等的,动物与人一样都是独立的生命个体,它们也有自己的生存权利与自由行动权利。但是,人们打着动物是人类伙伴的口号却将它们视为取乐的对象。”陶蓓说。

  动物园功能与动物表演相违背

  那么,作为动物园,其对动物究竟负有哪些职责?

  陶蓓表示,动物园作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场所,社会公益性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应该容许动物表演的存在。动物园职能与动物表演之间的关系需要明确。

  陶蓓告诉笔者,动物园主要有四大功能,分别为野生动物移地保护基地、科学研究基地、科普宣传教育基地和游人休闲娱乐基地。工业时代以来,随着环境问题出现,很多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与生存条件越来越艰难。一些动物甚至濒临灭绝。为了保护野生动物,维持动物物种的多样性,动物园有了其存在的理由。动物园的存在也同时满足了科学家科研以及人们对动物的认知对自然的探索的需求。游人的休闲基地功能是以前三者为前提的。

  “然而,当前我国的动物园发展方向发生了偏差,动物园成了‘游乐园’。”陶蓓不无忧虑地说,不少家长带孩子到动物园就是为了看动物表演。而动物表演实际上是一种强者意志的表现,是人类迫使动物来取悦人类的活动。动物园的游客主要是思想价值观尚未成熟的青少年,他们如果一开始就接受着这样一种强者意志,一种将自身的快乐建立在他者的痛苦之上的价值观的话,那将是很可怕的,严重违背了动物园成立的初衷,即与动物、与自然建立友好关系及和平共处的理念。这是从根本上的一种颠覆。

  应规范动物园准入机制

  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取缔动物表演势必会减少动物园的收入,当前究竟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既能保证动物园的利益以及大众需求又能保护动物?

  有利可图导致动物表演禁令禁而不止。动物表演为驯兽师、非公益性动物园带来丰富的收益,作为一种恶性推动力促使这些人更加疯狂地训练动物以便获得更多的收入。如此形成的恶性循环对动物的生存处境尤为不利。动物成为人类营利的工具,这与动物园的公益性质相违背。

  陶蓓认为,当前非公益性动物园的市场准入机制是有问题的,比如上海周边就有超过三家的动物园。动物园不是越多越好,不论从动物的保护角度还是从私营业主的利益来说。在当前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不论是企业投资还是大众需求都需要正确的引导而不是放任自流,不能让动物表演的门票费成为动物园的主要收入来源。

  陶蓓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对全国动物园进行统一科学的规划,规范动物园准入机制,控制动物园的数量,确保动物园的公益性。

  附:

  社会责任大众化是指一种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法:大众将社会、环境、生态和文化等多种因素视为与自身紧密结合的利益相关方;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广泛地关注并主动承担责任帮助它们实现可持续发展,从而实现人类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实习生 许霞)

 

(来源:中国妇女报)

相关文章